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我的真朋友

  [12]沙陀在各胡人中最为精壮骁勇,吐蕃将沙陀安置在甘州,每当交战时,便让沙陀充当前锋。回鹘攻打吐蕃,占领了凉州,吐蕃怀疑沙陀同时听从回鹘的指使,便准备将沙陀迁徙到黄河以外。沙陀人害怕,酋长朱邪尽忠与他的儿子朱邪执宜商量再次主动归附唐朝,便率领部落三万,沿着乌德山向东而来。沙陀部落行走了三天时,吐蕃追赶的兵马纷纷来到,沙陀与吐蕃由洮水辗转打到石门,共计交战数百次,朱邪尽忠死去,战士与人众死去了一多半。朱邪执宜率领剩下来的部众,还有将近一万人,骑兵三千人,前往灵州归降。灵盐节度使范希朝得知消息后,亲自率领部众在边塞上迎接沙陀人,将他们安顿在盐州,替他们购买牛羊,扩大他们的畜牧范围,好好地安抚他们。于是,朝廷颁诏命令设置阴山府,任命朱邪执宜为兵马使。不久,朱邪尽忠的弟弟朱邪葛勒阿波又率领部众七百人前往范希朝处归降,朝廷颁诏任命他为阴山府都督。从此,每当灵盐遇有战事,便让沙陀兵马参战,无论打到哪里,无不取得胜利,灵盐的军队愈发强盛起来了。  [24]盐铁使王涯奏改江淮、岭南茶法,增其税。  [7]当初,唐穆宗在东宫为皇太子时,听说天下人苦于宪宗长期用兵削藩伐叛,因此,即位以后,尽量宽容和优赏将士,以求相安无事。三月,壬辰(初一),下诏:“凡北衙禁军神策军,羽林、龙武、神武六军军使,以及南衙常参武官,各将自己所历任军职、功绩报达中书省,朝廷根据各人情况,适当予以奖励提拔。诸道大将任职已久及有功者,也都报告朝廷,授予官职。各地军队,都由本道遵循以往既定的兵额,不得随便裁减人数。”诏书下达后,各地商贾和官府中的小吏都争相贿赂藩镇节度使、观察使、以便由藩镇补授一个军将的职务,再推荐到朝廷,授予官衔。各道的奏章成批的堆积在中书省,士大夫都扼腕叹息授官太滥,而无可奈何。我的真朋友  [14]从前,成德军节度使李宝臣和淄青节度使李正己,都被田承嗣所瞧不起。李宝臣的弟弟李宝正娶田承嗣的女儿,在魏州与田承嗣的儿子田维打马球,马受了惊,误将田维踢死。田承嗣恼怒,囚禁了李宝正,然后告诉李宝臣。李宝臣以管教不严表示歉意,将封闭的棍棒交给田承嗣,让他杖责李宝正。于是田承嗣打死李宝正,从此两镇结了怨仇。及至田承嗣拒从皇命,李宝臣和李正己都上表请求讨伐他,代宗也打算趁他们有裂痕时进行讨伐。夏季,四月乙未(疑误),代宗下敕贬田承嗣为永州刺史,仍旧下令河东、成德、幽州、淄青、淮西、永平、汴宋、河阳、泽潞各道调动军队前去魏博,假如田承嗣还拖延违抗,即命令他们进军讨伐;只惩治田承嗣和他的侄子田悦的罪行,其余将士、弟侄假如能自拔,概不追究。

我的真朋友

我的真朋友​‍

  [52]回鹘怀信可汗卒,遣鸿胪少卿孙杲临吊,册其嗣为腾里野合俱录毗伽可汗。  刘从谏对昭义境内的马场和商业实行专卖,每年收入钱五万缗。同时,又由官府主持卖铁和盐,每年收入也有几万缗。对于大商人,刘从谏授予他们节度使衙前的军职,然后,派他们出使各个藩镇,发展双方的友好关系,同时贩运买卖商品。商人都依赖刘从谏的权势,每到一个地方,往往凌辱将士官吏,各个藩镇无不厌恶他们。  唯西节度使吴少诚闻变,发兵屯郾城,遣使问故,且请战。万荣以言戏之,少诚惭而退。  [18]秋季,七月,丙寅(初四),邵州贼寇头领王国良归降。王国良本是湖南牙将,湖南观察使辛京杲让他驻守武冈,以便抗御西原蛮。辛京杲贪婪残暴,知道王国良家殷富,便将死罪加到王国良身上。王国良害怕,便占据武冈县城,发起叛乱。他与西原蛮汇合,聚集了一千人,侵犯劫掠州县,沿洞庭湖千里之内,都受到他的侵害。德宗诏令荆、黔、洪、桂诸道合兵讨伐王国良,但是连年不能取胜。及至曹王李皋出任湖南观察使,他说:“逼迫疲困的百姓诛杀反叛,这不是好办法。”他写了一封书信给王国良,说:“将军并不敢背叛朝廷,只想自救一死罢了。我和将军都遭受辛京杲的罗织陷害,我已蒙圣明的朝廷洗刷冤屈,怎么会忍心对将军以兵刃相加呢!将军遇上了我,如果不肯快快归降,后悔就来不及了。”王国良又喜欢,又害怕,对于派遣使者请降与否,迟疑不决。于是,李皋扮作使者,只让一人骑马跟随,奔走五百里,抵达王国良的营垒,鞭打营门,大声喊道:“我是曹王,快来受降吧!”全军闻此大惊。王国良快步走出来,迎上去,跪拜请罪。李皋拉着王国良的手,与他结为兄弟,烧掉了所有的进攻与防守的器具,遣散了他的部下,让他们回家务农。德宗下诏赦免王国良的罪,赐他名字叫做惟新。我的真朋友  浑镇守河中,得到了李怀光所有的部众,朔方军自此分别屯驻州与蒲州了。

我的真朋友

我的真朋友

  [11]河东兵马使王无纵、张奉璋等人自恃有功,十分傲慢,认为王缙是一介书生,便轻视他,多次违反军规。王缙受诏调动部队到盐州去防御吐蕃,派遣王无纵、张奉璋率领三千名步骑兵前去。张奉璋停留不前,王无纵借口其他事擅自进入太原城,王缙将他们全部捉拿,并将他们和七名同伙杀掉,蛮横凶暴的将领几乎没有了,节度使军府方才安定。  [18]吴元济既平,韩弘惧,九月,自将兵击李师道,围曹州。  归义军使李思忠来京城朝拜,李思忠鉴于自己是回鹘的降将,惧怕朝廷边防将领的猜忌,于是,乞请自己和弟弟李思贞等人,以及副使爱弘顺都留居京城。我的真朋友  有司籍家财输京师。翰林学士裴、李绛上言,以为:“李僭侈,割剥六州之人以富其家,或枉杀其身而取其财。陛下闵百姓无告,故讨而诛之,今辇金帛以输上京,恐远近失望。愿以逆人资财赐浙西百姓,代今年租赋。”上嘉叹久之,即从其言。

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