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九龙不败

  “昨天小慧打电话到纸社来找我,约我在外见面,她说与其让别的报社记者胡乱臆测,天花乱坠的乱写一通,还不如由我代她好好澄清事实的真相,我本来也没有什麽把握,只能答应她,会尽力而为,没想到总编居然决定采用我的稿子。我也曾站在你的立场,想临时抽回这篇报导,无奈报纸早已排版印发,根本来不及反悔。更何况,如果你比较过别家报纸的说法,你便会发觉我比他们公正、客观许多,对小慧也较为友善。在这件事的处理上,除了你那莫名其妙的面子问题之外,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都自认没有丝毫缺失。”  妈仔细看著我,“你好像瘦了。”  原来你早就自知考上大学无望,只好全力寄托于三专联招,你还问我有没有空可以再教你数学,于是一直到大学联考放榜之前,这一段空闲的时间我都陪你在图书馆中渡过。九龙不败  对于大智的称赞,我感到有些困窘。

九龙不败

九龙不败​‍

  “上车吧!”我轻推她的肩膀,让她脱出我的掌心。  不可能的!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小慧还想对佩娟说些什麽,大智却不发一语,也不和我们道别,便拉扯著她离去。  “什麽人,瞧您慌成这个模样?”九龙不败  军人也尾随在我们身後,紧追不舍,其实以他的体能状况,早就可以赶上我们的,但他却好像有所顾忌,始终只保持在一个固定的距离。

九龙不败

九龙不败

  佩娟还待争辩,我抢在她前头开口:“婚姻就像灰姑娘的金履鞋,必须完全吻合才能获得最终的幸福,削足适履是最愚昧的作法,如果为了配合我,必须限制你的发展,不能振翅高飞,反倒让你为我牺牲,那麽我和林家有什麽不同呢?”  到达他们学校时,已是接近中午时分,我来到女生宿舍门口。这个地点我不知出入过多少回,对触目所及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早已谨记在心,但却从没有感到这般五味杂陈、这般矛盾与复杂,虽说是恨不得能够马上与佩娟见面,让一切误会冰消瓦解,实际上却又隐隐有著一股莫名的恐惧,不知要用什麽样的态度去面对佩娟?该如何求她开口原谅我?  明知不可能,但是那个念头又在不自觉间涌上心头。九龙不败  小慧咬著牙,恨恨的说:“我父亲和他的新婚老婆现在大概正在欧洲蜜月旅行,只顾自己逍遥快活,哪能管得著我?”

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