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

时间:2019-10-22 13:38:25 作者:我的世界 热度:99℃

我的世界白轩躺在床上,昏睡了过去.面色象纸一样白,方大夫一边整理着那个大包,一边说道:”她的血已经止了,应该就没事了,最近让她多补充些营养.我留下的药不要忘了给她吃.”我坐在白轩刚才坐着的那个椅子上,疲倦地点了点头… 方大夫走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白轩,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窗外渐渐泛出了青白色的天光… 我呆呆地望着桌上那截纤细的手指,想到正是自己将它从它主人的身体上切下来时, 不由得泛起了一阵恶心…”明天该怎么办?”我慢慢想道…”该给她重新安排人生了,她能够重新开始么?”我看着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的白轩,轻轻问着自己.这时候,我又想起了小微…那天早上我们是要去盘古路向那些摆摊卖早餐的外地人收取场地费.

我的世界

暴雨下了一个多小时,似乎也有些累了,便淅淅沥沥转成了细雨,天边不时的传来低沉的雷声.快到十二点半时,我到窗口张望了一下,便穿了双拖鞋,拿了伞走出门外… 外面雨势虽已小了许多,却依然细密.我屣着拖鞋,打着伞,慢慢向桌球房走去…这时候,雷声轰隆隆响了几下,雨点突然如同瀑布一般往下直倒,风势也转而变大,我心里骂了一声,加紧脚步朝前走去.没走几步,我浑身便都已湿透,大雨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我索性收了伞,任由暴雨倾盆淌下.雨珠打在身上,激烈而温暖,我抹抹眼脸,看看天上.觉得舒畅了很多…桌球房就在前面不远处了,”却不知是谁惹了和尚,”我心里暗想. 走了几步,我便远远看见和尚蹲在对面的桌球房门口抽着烟.眼看着那司机进了饭店正门,石岩正要推门跟去,忽然间大门开了. 走出四人,前头那个正是张飞.李毅走在最后,头上戴了顶帽子.石岩嘴里嘟囔着,不耐烦地要去推开挡在前面的张飞.猛然间从后面蹿出个子矮小的董胜,从腰间拔出把手枪,指着我的脑袋吼道:”都不准动.我们注意你们几个很久了.鬼鬼祟祟的想做什么?”这时候,我只听到后面的石岩发出一声怒吼.回头一看.便看见张飞用左臂勾着石岩的头颈, 右手执着把刀顶着他的眼睛.”成了!!”我心里暗叫一声.”你别动!再动一动就打死你!信不信?”董胜叫道.申叔慢慢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正对着他的那枝枪管上.”你…你们是谁?”我假作害怕的问道:”哼,”旁边的田勇说:”我们是跟成哥混的,你们几个想对他做什么? “ 申叔在一边笑道:”呵呵,什么成哥…我们是来吃饭的.” 后面的李毅忽然说道:”走,跟我们回去再说.”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块黑步,向石岩走去.就在这时,便听见张飞口中发出一真撕哑的惨叫声,手里捏着的刀框当一声落到了地下.

车在路口停了下来,锋锋和小微扶着我下了车.我推开他们,站直身子,轻轻说道:”明天就把这个场子找回来.”小微拉着我的手道:”周周,你别去.你一定弄不过他的,我去让我哥出面来帮我们出气.”我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周周被人揍了还要别人替我出头?”小微有些惊恐,说:”我哥也是自己人呀,你不要逞能.”我哼了一声,看了小微一眼,说:”你放心,这种事情,我还能搞定.”小微看着我,微微有些发楞.我对她笑了笑,说:”我没事.你回去问问你哥就知道了.”小微有些不解:”去问我哥?”我点点头,锋锋笑着对小微说道:”周周不会有事,这种SB,来十个他都能摆平.”小微将信将疑的说:”你…你大哥很厉害吗? “我微笑道:”是啊,我跟很厉害的大哥混的.对了,你知道白芒平时会在哪里混吗?”小微叹了口气,说:”他有时候晚上都会到上次那个舞厅去.那附近的一块地方都是他罩着的.”那一夜,我最终没有睡成.在厅里的沙发上坐着,熬到了早上,我迫不及待想知道月浦那边的情势,却又不能就打电话去问.清晨6点,我打通了黄毛的手机:”昨天晚上,我把这事告诉成哥了.”我对黄毛说:”你不会怪我吧.我是觉得,伟刚这么做,可能以后会对我不利,我想让两边的关系都平衡一些.反正成哥一直想对伟刚下手,这一次哪怕伟刚不去做这事情,两边一样是水火不容.”黄毛叹了口气道:”这样也好,反正伟刚少杀一人,也不是什么坏事.”我说却不知道月浦那里的情况怎样了,我急着知道.你有没有办法探听到.黄毛说:”我现在又怎么能去问?我只能当作不知道这件事情.你还是等等吧,今天白天总会有消息的.”我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喜东送我到家门口,我一瘸一拐地下了车,对喜东说谢谢你大哥,喜东说你和峰峰从小就象亲兄弟一样,希望你以后不要害了他.你自己也小心.我眼泪一下又要涌出.赶紧说了声好,回头上楼.

突然被触到一般...锋锋接着说:"下午你说的那个事儿,我总觉得有点不对." 听了这话,我猛然回过神来,看这时候,我感觉头有点晕,晃了一下,黄毛已经脱下了外套,又脱下里面穿着的衬衫,疯也似地撕着,一边对着后面的兄弟喊着:”TMD发什么呆啊,快把人扶住了.”对面的金老板笑了几声,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来拍拍我说:”小伙子,有种.事情办得差了点儿,但人有种,今天的事就这样算了.”说着转头对旁边的张经理说:”去,拿三千块钱出来.”张经理点头向门里走去.这时候,我的头已经晕得厉害了,黄毛打着赤脖,咬着牙把撕成条的衬衫将我的大腿根部使劲绑住.迷迷糊糊中,我听见金老板说:”周周,你记住了,这三千块钱不是我还你的,是我看你象个男人,送你的医药费…”昏昏沉沉中,我失去了知觉.大哥好奇地问:”哦,你有什么办法?”我说:”我们不如找个人,专门照看网吧.让老爸在家多休息一下.”大哥听了我的话,嗯了一声.没作声. 过了会,他开口说:”这想法倒不错,只是网吧这个生意,牵涉到钱方面的事情,要是随便找个人来做这事情,保不准他会自己把钱吞了.这个办法不行,不行啊.”我说:”我有个很可靠的朋友,这方面肯定不用担心的.只是,只是…”大哥说:”哦? 是谁啊?”我说:”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人品没得说.你尽管放心,只是…只是他有些残疾.” “残疾? “大哥皱着眉头问.我说是啊,他有一

我倒退两步,低声说:”伯父,你不要生气.”老人看着我,眼里似乎就要喷出火来似的,他一字一顿地说:”就是你,害我儿子丧命的.你这个瘟神,前两年也是你,你一来阿强就坐了牢.这次你算是了了心愿了吧…”说着,他慢慢蹲下身子,扶着桌角呜呜哭了起来.我走上前去,想要搀扶一下阿强的父亲,哪知他冷不丁抬起头来,看着我,啪的一下,一巴掌就这么拍了上来,我没闪避,只是垂着手,挨了这一下.阿强的父亲这一掌打下来,一边哀嚎着:”你为什么要来,你不来我们家蛮太平的.”说着又是一脚踢来.这时候,阿强的母亲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他的身子,叫道:”老头子,你别这样.”一边说着,一边就哭了出来.我站起身来,拿起刚刚倒空的啤酒瓶,塞到背后裤子里然后用上衣遮住,慢慢走到门口...我们在路边打了辆车去的医院,刚上车时司机吓了一跳,看着我的左臂让我下车,说会弄脏了他的座椅.直到黄毛拿出裤兜里的弹簧刀才肯上路. 到了医院直奔急诊室...我皱着眉头,不解地看向小国.他也看着我,缓缓摇了摇头道:”周周,小妖对我还不错,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吧.”我叹了口气,说:”你也看到了,今天我这里有多少人? 在这种情况下,我给足了小妖面子,让他答应以后不要和我作对, 还说从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但是他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你让我怎么做?” 这时候,小妖在旁边吼道:”放你妈的P, 你TM今天就是想让我在兄弟们面前下不了台,我TM答应了你,以后还混个鸟啊.”我哼了一声,瞪向小妖,说:”那你TMD让我怎么做? 给你道歉,就当以前的事情没发生过? 我告诉你,你别给我硬,你今天死定了.”说罢我又转头看向小国. 只见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缓缓向后退去. 这时候,站在他身边的那个神情粗豪的男子大叫道:”朱浩国,你TM也要走吗?” 小国对着他摇摇头,说:”我实在帮不了小妖了,没办法.”我走到那个男子身前,

我的世界

电话那端的声音好像是在云雾里飘着的羽毛一样轻慢:"你还记得我啊."我啊啊地说当然当然,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啊.黄珏说:"说好那天打电话给我,怎么一直到今天都没有消息?"我支楞着说不出话,隔了半饷才说这几天实在忙,实在忙.黄珏轻轻说那好,你就忙吧.说完卡嚓一声电话就断了.我手里拿着电话发起呆来,呆了半天,才醒悟过来,赶紧拨了黄珏家的电话.铃响了半天,才有人接起,我一听是黄珏的声音,顿时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汕汕道:"你在家啊."黄珏说:"那我应该在哪里呢?"我陪笑说:"嘿嘿,在家好在家好,外面很热的."黄珏问:"是不是今天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一直不来找我了是吗?"我说不是的不是的,我这两天真有事.顿了顿我接着问:"今天你有时间吗,出来一起吃饭吧,吃饭的时候我跟你讲."黄珏问:"那今天你不忙了吗."我说不忙不忙,今天正巧空了下来.黄珏在电话那头冷笑了一声说:"那倒真是巧.可惜今天我不能出来."我说:"为什么,你约了人吗?没关系中午不行就晚上,多晚我都等你."黄珏在电话那端沉默着...我急了说:"你倒是说话呀."过了半天黄珏才轻轻说:"我病了,不能出来."第二天一早,黄毛打我电话,说要和我商量一下昨晚的事情.我声说那就去网吧说吧,你中午过来顺便帮我带点吃的.黄毛答应一声挂了电话. 我从床上起来,洗漱完和父亲打了个招呼拿了钥匙就去网吧开门了.这天是星期四,上午网吧的生意分外冷清,只有两三个人坐在那里玩着游戏.我也没有心思玩,皱着眉坐在那边,想着昨天黄毛告诉我的那件事. 中午的时候,黄毛带着两盒刚转过的微波炉饭,一包花生,两小瓶红星二锅头过来了.两人坐下草草把饭解决了,便就着花生喝起酒来.黄毛问我:”伟刚这件事,你想好怎么办了吗.”我叹了口气,看着黄毛说:”兄弟,不瞒你说,这次的事情实在棘手啊.”黄毛摇摇头,喝了口酒,不说话.我继续说:”这件事情我唯一能够脱身的方法,只有去和那个叶世杰说明整件事.否则的话,我只有去和那人死拼,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伟刚把我卖出去给月浦人.”黄毛抬头说:”那你就去和那个叶似杰谈啊.这没什么好说的.”我轻笑了两声,道:”这样的话,我就彻底和伟刚翻脸了,以后在宝山,就没有我周周立足的地方了.除非…”我摇了摇头,黄毛问我:”除非什么?” “除非和叶世杰一起把伟刚给做了…”我看着黄毛,轻轻地说.. “啊…” 黄毛听我说到这里,惊呼了一声.

我让黄勇把麻袋里的双杆猎枪递给我.看着车后说:”呆会下车的时候,车军和黄勇各带一把刀以防万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动刀.他们只有两个人.我们足够对付.” 车军和黄勇答应了一声.我问车军道:”这枪里没装子弹吧.”车军点头说,”子弹在麻袋里,周周,我帮你上吧.”我摇头道:”这玩意儿是用来吓唬人的,不用上子弹.”我又看了看表,说:”我们这就下车吧,你们跟我摸进去后,把他们两人按住,然后车军把储藏室的门弄开,把人救出带上车.”说完,我挥了挥手,向车窗外张望了一下,便带着那杆枪跳下了车.郭敬的老婆听我这么一说,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边哭边说:”我那么小就跟了你,也没指望你有多大出息,只是想和你守在一起,好好的生活.现在小孩都有了.你…你….”郭敬垂头站在一旁,一连愧疚.我上去拍拍施远春道:”大嫂你也别难过了.其实老郭他人挺好的,肯定是一时糊涂,你放心,我们兄弟都是站在你这边的.以后要是让我看到他再有这种事情.第一个就不放过他.”我抬头看着郭敬说:”你打算怎么办? 跟那个女的断了吗?”郭敬连忙点头道:”啊..是是,一定,一定的.我回头就跟她说以后再也不见面了.” 施远春抬头尖声道:”你还想跟她讲话?”我赶紧扶着她道:”别生气了,老郭是不能再去了.我来和那个女人讲.让她再也别来找他了.” 施远春抽泣着说:”周周,你…你可要帮着我啊.”我说一定一定.听到伟刚说出这话,我大吃一惊. 面上却不动声色, 哦了一声,淡淡道:”这样最好,伤了自家兄弟,总不是件好事.” 伟刚盯着我的脸,似笑非笑地说:”那么,这件事情就要让你帮忙了.”我奇道:”怎么? 我怎能帮得上忙呢?” 伟刚的脸上慢慢绽开了笑容,说:”我想来想去,你是最合适的人了. 第一,这次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第二嘛,我听说你和月浦那里,关系搞得还算不错.”听到这里,我心头一紧,忙说:”哪里的事情,伟刚哥,你是听错了吧,我以前跟着你,向来和月浦是誓不两立的,那次和阿飞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我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和成哥他们有关系呢,你一定是搞错了.”伟刚摆摆手说:”我也是听人讲的,我自己嘛,当然知道啦.呵呵,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你现在不跟我混了,所以我想, 这件事情,还是要让你出面,去月浦和成权刚他们讲一下.说明我的意思.”

关于我的世界跟我的世界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我的世界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gift4you.topljl7nv5t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